Mar 21, 2010

初春的一角

踏入春天的腳步是寧靜的,學生的離開,讓校園沈默了。聖派屈克帶來的綠色,已經鋪在草地上,小鳥的雀躍,讓枝頭也在蠢蠢欲動。一連幾天來的陽光,華氏六十度,帶來的不是活力,而是一種慵懶的氣習。我決意要暫時離開小小的房間,走出日常的規律。

我亦走亦趨地,跟著小貓 Chimera 向前,來到了維也納。小小意外地,沒有多少人,向老闆要了一杯午后的角落,坐了下來,拾起封塵已久的巴黎的憂鬱。突然驚覺,長期以來地與機器對話,一時間讓我無法品嚐到人性的味道。一杯香醇的卡布其諾,也是帶有咖啡淡淡的苦澀。啊,大概就是這樣吧!

環顧四周,都是哪裡也沒去的學生,十之八九帶著筆電,要不然就是讀著論文。窗外的太陽西斜,透進室內的陽光,迫使專注的學生們,往更裡面的陰暗移動。難道沒發覺背上巨大的拉法葉獸,讓你失去心靈遨遊於天空的能力了嗎?我依舊依靠在窗邊,春天的太陽,熾熱耀眼地趕走我背上的怪獸。

一位白髮如雪的老太婆,闖進這個年輕人的場所。緩慢地嚼著三明治,彷彿七十年來的美味,從沒褪色過;謹慎地端起拿鐵,手中年歲的痕跡,一不小心就會掀起驚風巨浪。忙碌,讓所有的人都忽略她的存在,也只有我,發覺她正在享受時間慢慢流逝的幸福。

每一個夢想都有其獨特之處,若是每個人的夢想都相同,那也就是說它不是屬於你的。

世上沒有常態,只有無處不在的例外。才稍微觸摸到春天,一百哩之外卻下起雪來了。生物的本能,喚醒了一切,小貓 Chimera 也回自己的窩去了。我起身走回日常的規律,怪獸再度跳回我的背上,而且似乎又長大了一點呢。

1 comment: